速播 >> 速播深度播报

主播流失犹如釜底抽薪?2017直播行业态势分析
发布时间:2017-01-05     来源:二牛网
分享到:
内容简介

直播,也只是互联网发展史的一个缩影。就像前几年火爆的团购、互联网金融、O2O那样,从最初的“野蛮发展期”,依靠烧钱换市场的剧本开始,到行业监管、规范制定的“监管期”,洗牌也悄然开始了。

岁末寒冬,一年转瞬即逝。又到了岁末盘点清算的时候了……

近年来在互联网定义的“新常态”下,年年有爆点,“XX元年”也流行了起来。自2011年团购大战开始,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元年、2014年是创业元年、2015年是O2O元年(可能版本不尽相同),但2016年无疑是“直播元年”。

直播,也只是互联网发展史的一个缩影。就像前几年火爆的团购、互联网金融、O2O那样,从最初的“野蛮发展期”,依靠烧钱换市场的剧本开始,到行业监管、规范制定的“监管期”,洗牌也悄然开始了。

\

不管行业怎么变,强内容是不变的。直播依托视频内容进行传播,而在每一次信息载体的升级过程中,都使得线上的交互形式不断向线下交互逼近,追求实时与互动。如:文字→图片/声音→视频→VR/AR→…。可见,直播是必然而非偶然,他满足了人类对真善美的不懈追求。

主播的流失犹如釜底抽薪?

如今发展到直播3.0,智能手机作为人们出行寸步不离的必备单品,让移动直播的社交属性越发凸显,而实时性与互动性也随之显现。在直播行业内主播作为内容的直接载体,受到了极大的重视,一线当红主播身价飞涨。直播早已成为国内新的造梦平台,号称“月薪百万的知名主播大有人在”,一些知名电竞选手甚至可以每年获得数千万的收益。各个主播在不同平台之间跳槽也是层出不穷:

王思聪旗下的熊猫直播(原熊猫TV)曾经在2015年9月中旬对斗鱼原有的《炉石传说》主播进行过一次挖角,包括囚徒、王、王师傅在内的知名主播悉数跳槽;2015年末,小智因在熊猫直播与全民直播(原全民TV)之间“劈腿”引发骂战,甚至直接与王思聪本人对喷;2016开年,虎牙开出1亿签约费给MISS转会。业内人士分析,主播身价确实存在虚高问题,但对于一线主播而言,这个价位并非完全是天方夜谭。

\

(*根据游戏主播与直播平台的签约费,以及在直播过程中粉丝送礼礼物价值排名,依据主播月礼物收入情况折算人民币后进行排名计算。)

头部主播炙手可热,小主播们也摩拳擦掌。对于直播平台来讲,花资源推起来的主播,有朝一日被挖角,主播的流失无疑是釜底抽薪。而在经历主播争夺战之后,直播平台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平台自产内容,也就是PGC的打造。毕竟铁打的PGC,流水的主播,PGC才是平台自主产出、长期拥有的东西,同时也意味着平台要花大价钱去做。

2017直播行业态势分析

据QQ浏览器大数据报告显示,由互联网所催生的各种新鲜职业,应届毕业生是踊跃的尝鲜者,在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有54%选择了主播/网红,17%选择了声优,其次是化妆师、游戏测评师等。

1.家族制成行业“家法”

为了避免主播的流失,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开始效仿9158的家族制、YY的工会制。通过组建一个小团体,来规避素人直播的尴尬,素人往往因为初期没有经验、没有粉丝的积累,需要“老司机”带一带。而当团体中某些主播因为个人能力强,可选择签约成为头部主播,也有有出走的,但这个小团体还在,仍有新鲜血液补充,得以长存。家族、工会亦可算是PGC。

旗下有多个直播平台的天鸽互动CEO傅政军称,在其直播平台上,有不少是音乐学院、电影学院的学生,其中还有不少是同寝室同学组团参与的。月薪百万的头部主播实数凤毛麟角,虽然网红经济始于一线城市,但目前三四线城市在成本、管理等方面都更适合做“陪伴式”直播,互动需求凸显的当下,只有主播花时间“陪伴”用户,才能一点一点的积累粉丝。

2. 三四线城市是最佳选择

经过一年多的“野蛮发展”,数百家直播平台涌入,让直播业从蓝海变成了红海。投资过YY、乐视等明星项目的投资人邱浩直言,“前100家移动直播不会死,有美女有流量就能赚钱。”这也是目前直播的主要内容——美女经济,但同质化严重。无论从内容模式,还是商业模式,都是秀场那套刷礼物,按比例分成的套路,要想发展就必须求同存异。

与映客、花椒等相比,天鸽互动更重视草根主播。至于定位于草根的原因,傅政军称“天鸽在三四线城市招主播3个小时给100元,每天应聘人上千,而在一线城市3个小时200元都没有人,至少要400-500元。”此外据了解,目前一线市场已相对饱和,且竞争激烈异常,各平台开始向二三四线市场延伸,在毛利本就低的直播市场,三四线是最佳选择。

3.挖掘平台的潜质

对于大众而言,直播是一种更实时、互动更强的社交新方式,正逐渐取代通讯软件和娱乐节目。对于企业而言,直播的平台优势将在2017年凸显,像优酷土豆、喵播、熊猫等,都已开始作为选秀平台,向综艺、影视靠拢;同时像YY、天鸽互动、陌陌这样的上市企业,开始将直播平台的流量,导向旗下的其他业务,如游戏、金融科技。

直播平台做为年轻人的聚集地,海量的优质用户以及社交与游戏的天然契合度,成为了众多游戏客户青睐的投放平台:

欢聚时代(YY)Q3月活跃用户接近1亿,付费用户总量超过400万,付费用户占比为4%,净营收达到1.96亿元,直播付费用户ARPU值为49元。

天鸽互动月活跃用户2,066.7万人,季度付费用户122.3万人,付费用户占比为5.9%,直播付费用户ARPU值约为97.3元,其中移动端季度付费用户占总季度付费用户的63.6%,季度用户平均收益180元。

陌陌直播月活跃用户为1548万,直播付费用户达到260万,付费用户占比为16.8%,直播付费用户季度ARPU值为41.8美元,折合人民币289.15元。

4.“国法”下讲求平台资质

自今年12月1日《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正式施行至今,快手、花椒、六间房等北京属地直播网站已封停数千个违规账号并下线或关闭数千个违规节目。映客副总裁王昊此前表示,一直以来对于观看网络直播的用户来说,观看环境是第一位的,环境营造好了,用户的沉淀、留存与整个平台的口碑导向就会变好,否则不然。

众多力量并不雄厚中小直播平台,对这新规有点“力不从心 ”。新规中对于平台的资质的限定尚且不论,单是直播内容的监管所需的人力、财力成本就已经让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小平台吃不消了。对此,一些平台内部人士表示,行业内承受这种“阵痛”是值得的。

5.未来可期的“直播+”

事实上,各直播平台已经在“直播+”多个领域展开了探索。目前主要集中在电商、教育、财经、工艺、医疗以及体育等几个重点领域,类似于微型的“互联网+”,也是经济社会各领域融合渗透一个最重要个性化的载体,潜力巨大,融合创新空间广阔。

诚然,直播代表了全民娱乐需求的升级,而流量变现是资本和企业最关心的现实问题。上市企业继续围绕利润做缠斗,将业务延展至更多方向;未上市的也必须打破“亏损”的魔咒,做好IPO的装备,2017有未可知。但可以预见的是,直播平台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BAT仍未有大动作,便存在想象空间,也许一个“小目标”就实现了。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

更多>>第二调查

更多>>特别报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