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藏水入疆”的同时,对焦生态环境
作者:新虎     发布时间:2018-01-05     来源:牛牛网
分享到:

用于创新是好事,但创新不能脱离实际。西部调水,引“藏水入疆”在2017年被提出,提被提议后就备受广泛关注。这不仅仅是研究院课题组的事,更是国家的事、是百姓的事。即使堪称“藏水入疆”和“大西线”的“二王”,这两项重要的决议需要用科学、实践共同作证,不能以国家需求、以有超级工程先例来绑架我们的工程建设!

 

“藏水入疆”可行性怎么样?之前,有人以辽宁大伙房水库输水隧洞为例,将此次“大西线”西部调水相提并论,我认为是无稽之谈。

“藏水入疆”是否可行?辽宁大伙房水库输水隧洞,工程洞径8米,连续长85.3公里,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输水隧洞之一。看这些数字自然是没什么,不过,当你知道该隧洞经过50余条河谷,最大埋深630米,最小埋深60米的时候,你大概应该知道工程量的巨大。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王梦恕院士的超长隧洞工程。

blob.png 

令人震惊的“藏水入疆”。他设想了一套埋深在2000米以上的超长隧洞的方案。这消息一出,各方面都很“很炸”啊!如果真的动工,不仅现在“炸”,估计以后也会相当“炸”。为什么呢?因为他没有考虑到施工区域还涉及滇藏煤系地层这个问题吧?再加上超埋深、高压易爆的煤层气,超长隧洞面临着地热、岩爆如何解决?

 

当然,除了这位王院士的“藏水入疆”方案,还有一位王院士的“明渠引水”也是把我看得云里雾里。

blob.png 

靠自流?那大量扬水的成本怎么解决?冰冻怎么办?生态问题怎么办?

如果真的要实现靠地势自流,恐怕得明渠、渡槽、隧洞结合,你确定“藏水入疆”可以逃得过地壳运动的六合彩?

西部缺水,的确让人痛心疾首。但是着急归着急,不能做没有万全准备的事情。

你们面临国家的现实需求,是否可以在向国家建言、向大众宣传时谨慎一些?重新考虑一下“藏水入疆”可行性很有必要。

以上言论,仅代表个人意见。作为国家的重要决策,“藏水入疆”需要多方面考虑项目可行性。院士们此时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我们做好监督就好了。真切的希望“藏水入疆”和“大西线”可以有科学、可执行的工程方案,后续发展,我们很期待。

更多>>最新入库

更多>>周阅读排行榜

更多>>第二调查

更多>>特别报道

更多>>